不知道如何解释 2020 这一年。就个人而言,感觉 2020 年还不算特别糟糕,但我知道这对一些人来说是困难的一年。病毒从我们身边夺走了许多生命,也让一些人表现出了他们的爱和恨。目前,病毒在国内几乎所有的地方都不再是一个大问题,但一些国家仍然在与病毒作斗争。当我和国外的人发邮件时,他们还是会不忘在最后特别提醒我 "be careful"和 "stay safe"。

我真的很希望能尽快在全球范围内解决这个问题,希望生活能像以前一样正常。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因此而死,我不想再看到最恨的语言和情绪。在中国疫情闹得最凶的时候我见识到了太多人性的黑暗,真的不想再去见识这些「阴暗」的事情了。

对于喜欢旅行的我来说,我真的希望不用再等多久,我可以踏上新的旅程。可以去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,没有限制。当然,还有一个前提是「有钱」😂。


Anyway,回到我自己身上。这一年怎么样?正如我在这篇前面所说的,我觉得还好,因为普普通通的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。没有什么新的关系,没有新的朋友,没有新的经历。全部都是人生中的普通小事,甚至今年一整年拍的照片和视频都比往年少了很多,以至于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年度回顾的视频还要不要做。

当下,我在翻照片,先把可以用文字和图片记录的一些事情按照时间线捋一下,如果素材勉强能凑够,还是弄一个小视频吧,毕竟也是人生路上「一年」的时光。


过年回家前和晓生老北爬莲花山
坐上绿皮火车回家
1 月 24 日,在景德镇姑姑家吃的年夜饭
1 月 29 日和爸妈到江西的高速公路收费站,已经有临时检疫和往来登记
家里某个角落翻到的被水泡坏的照片,小时候参加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演
元宵节谢女士煮的汤圆
各个小区基本都做了封锁措施,只允许住户进出小区
马蹄山有家眼镜店清仓,跟着小七来看热闹
4 月 4 日,来豆子这边蹭吃蹭喝
Time for Just Dance
4 月 19 日,谢女士和娟娟两家在打牌,也没啥,单纯觉得谢女士的辫子有趣
6 月 8 日,豆子 AirPods 换新,我的 Smart Battery Case 换新,顺便蹭了豆子一餐老佛爷
6 月 20 日,陪晓生在坂田医院做入职体检
曾经还吃过一碗粮,用一个猫砂盆的白菜和西瓜已经形同陌路
任先生和谢女士请吃长隆的部队锅,年糕真的是能撑死人
沈老板亲自开车接送到东莞进行出租屋参观
来视察豆子和新鸡掰工作,一来就能蹭着吃的